1.85玉兔元素超级变态

2016-07-25 10:23:24 本站    参与评论 人

1.85玉兔元素超级变态最好玩的传奇散人服,传奇私服,1.76传奇发布网。


   

正文:

1.85玉兔元素超级变态





  北京时间昨天,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驳回俄罗斯68名田径运动员针对国际田联禁赛令的上诉申请。这也意味着,俄田径队将彻底无缘巴西里约奥运会。整支运动队被禁止参加奥运会,这在120年的现代奥运史上还是第一次。

  撑杆跳女皇怒斥被政治迫害

  称最后寄望于国际奥委会主席

  今年6月,国际田联投票一致赞成维持对俄罗斯田径暂停国际大赛资格的建议。2015年11月,俄罗斯田径的会员资格,因为泛滥成灾的兴奋剂问题被国际田联暂停。随后,俄罗斯68名申请参加里约奥运会的田径运动员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诉讼,要求代表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但在昨天,随着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驳回68人的上诉请求,意味着俄罗斯田径彻底无缘本届里约奥运会。

  参加2004年和2008年两届奥运会的女子撑杆跳女皇伊辛巴耶娃,毫无疑问是68人中最吸引眼球的,这位撑杆跳女皇自2013年后就没参加比赛,自然要为自己也被排除在里约奥运之外提出异议。此前伊娃在俄罗斯全锦赛上跳出5米90的今年世界最好成绩。伊辛巴耶娃之外,还有曾与刘翔竞争的去年世锦赛男子110米栏冠军得主舒本科夫、男子跳高奥运冠军乌克霍夫等名将。

  出席了在日内瓦举行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听证会的名将伊辛巴耶娃对塔斯社说:“这完全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我们是没有任何政治技能的运动员,让那些人自鸣得意去吧,这是田径运动的葬礼。俄罗斯运动员能否去里约,最后的希望可能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身上。”巴赫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私交不错,今年6月17日国际田联代表大会宣布,继续维持对俄罗斯选手全球禁赛的决定,不恢复俄罗斯田径协会国际田联的会员资格。随后国际奥委会开会,巴赫在表面上支持田联决定的同时,也指出被证明干净的运动员,可以在俄罗斯奥委会名义下,继续打着俄罗斯国旗参加里约奥运。但国际田联坚持认为,即使通过严格检查符合参赛标准的俄罗斯田径选手,也只能以中立身份参赛。而伊辛巴耶娃早就表示过,她只会在俄罗斯国旗下参加奥运会。

  俄禁药丑闻“告密者”被赦免

  逃离祖国后将以个人身份参赛

  不过根据BBC的报道,有两人得到特批,能以个人身份参赛。其中一人正是在2014年和丈夫维塔利·斯特潘诺夫联合揭发俄罗斯田径禁药丑闻的女子800米选手尤尼亚·斯特潘诺娃,不过她必须以个人名义参赛。除了斯特潘诺娃,俄罗斯跳远美少女克里什娜也得到特批。克里什娜之所以能被网开一面,是因为她的训练基地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根据国际田联公布的第三修正案,如果有俄罗斯选手一直在国外训练,并且保证自己未使用过兴奋剂,并且得到第三方有资质机构的奥运会前药检,显示清白的话,可以以个人身份参赛。

  2014年底,德国ARD电视台制作了一期纪录片,揭露俄罗斯田径界使用兴奋剂的行为。斯特潘诺夫作为前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工作人员,向ARD提供了大量秘密谈话录音,证明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帮助著名运动员掩盖兴奋剂检查结果,甚至当时的俄罗斯田径协会主席巴拉赫尼切夫也卷入此事。斯特潘诺娃曾在2013年因为兴奋剂被判禁赛两年,她则用自己当例子,说明兴奋剂问题在俄罗斯田径界是多么严重。ARD制作的这期纪录片引发强烈反响,国际奥委会、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和国际田联随后对俄罗斯田径展开调查,后来逐渐波及到整个俄罗斯体育。

  纪录片曝光后,斯特潘诺娃夫妇逃离俄罗斯,在美国他们继续揭发俄罗斯兴奋剂问题。俄将两人列为“叛逃者”,俄奥委会更指责斯特潘诺娃无权再代表俄罗斯参赛。

  普京发言人称禁赛是政治阴谋

  是否全面禁赛于周日公布结果

  对于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我们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这些田径运动员为参加里约奥运付出巨大努力,而且他们和兴奋剂没有任何关系,没有谁有权力对没有根据的兴奋剂事件做出指责和猜疑,而且他们已经通过了国外反兴奋剂测试机构的检查。”

  对于俄罗斯田径运动员不能参加里约奥运会,佩斯科夫表示:“我们感到遗憾,有关机构将对此做出迅速和高效的形势分析和应对措施。”针对俄罗斯可能因为索契冬奥会而遭遇彻底无缘里约奥运会的可能,佩斯科夫表示普京总统在声明中已经明确提出这是绝对错误的想法,“我们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在这里我不再重复。”佩斯科夫谈到,其实在历史上关于奥运会的抵制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作为俄罗斯体育部长的穆特科,在接受塔斯社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将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来抨击这个判决是有多么不公平。“很遗憾,这是一个主观决定,充满政治的色彩,而且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则表示对此支持:“感谢我们的规则,我们的权力就是维持我们的这些规则然后全力支持反兴奋剂的条例。”他还补充道,“这并不是一个胜利的决定,我们的本意并不是阻止运动员参加比赛。”

  反兴奋剂组织(WADA)调查员麦克拉伦的一纸报告,将俄罗斯体育推向极为不利的境地,加上索契冬奥的兴奋剂调查报告,国际奥委会正在研究该如何制裁俄罗斯体育。不过当地时间本周二召开的紧急会议最终也没有得出结论。目前的消息是,国际奥委会将在当地时间本周日做出最终决定。 本报综合报道

  • 傲视传奇私服1.76
  • 本文章由独家提供提供
    Copyright @2013-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