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开 传 世 6 5 5 3 5

2016-12-03 17:49:55 本站    参与评论 人

新 开 传 世 6 5 5 3 5最好玩的传世散人服,久久传世,四四传世发布网。


   

正文:

新 开 传 世 6 5 5 3 5






  原标题:残忍!伪爱猫人每天杀猫100只 将猫肉当兔肉卖上餐桌

  人前是暖心爱猫人士;背后却杀猫贩卖猫肉。

  百花西路的一处老小区里,一套50平米左右的房子,是20多只猫的专属住所。它们的主人黄平富在这个小区有两套房,人住一套,猫住另一套。

  老黄有时也会将一些顾客带进房间挑猫。这些前来买猫的人进入房间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20多只名贵猫咪住空调房,阳台上有供猫攀爬的架子,大冰箱里放着鱼肉等猫粮,然后听着老黄介绍他们两口子“像照顾自己孩子一样”的养猫心得。大家都认为,这真是一个很爱猫的人呢。

(1/15)

  然而,一条手机信息出卖了老黄:他曾将猫肉红烧的菜拍下来发给一名他认为可能成为他生意伙伴的人士,并许诺说“下次给你弄一条新鲜的尝尝”。

  于是,有了下面历时三月暗访揭穿老黄真面目的故事。

(2/15)

  

  

  8月初,一名爱心人士在微信群里无意中发现群里有人兜售宠物猫,平时发一些猫猫的照片,还会认养一些流浪猫。“还感觉人还多好的,问他领不领养土猫,他说要。”

  然而,进一步聊天中,爱心人士却发现这名男子并没有那么简单,背地里似乎在干着一些肮脏勾当。“他竟然在卖猫肉!”

  爱心人士与其多次聊天以后,取得了该男子的信任,他介绍起自己的猫肉生意。“我在新都杀货,每天都要去进出货。”“我们有专门人打货,在四川就有七八十个人打货。”“一个打货(抓猫)的晚上打二十多根(只),全部拿笼子和麻雀打的货,不会有死的。”

  从爱心人士向成都商报记者展示的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中看到,该男子自称已经做了十几年,已形成了利益链条,活货通常发往广西,有老板每年要来收十吨冻货。

  为了确定贩卖猫肉确有其事,爱心人士提出购买猫肉。到了交易的时候,黄平富出现了,他带来一只新鲜杀好的猫,表示15元一斤。但每次交易时,狡猾的黄平富都约定了一地点,不让陌生人靠近其杀房和仓库。

(4/15)

  

  è

  爱猫的面具下,到底是是一个怎样的人?根据该动物保护组织爱心人士的爆料,成都商报记者展开了暗访调查。

  9月的一天,下午2点,成都商报记者以开餐馆的名义,联系上黄平富。在距离黄平富家20多公里外的新都区斑竹园镇某小区,他开着一辆面包车出现了。

  “全部是新鲜现杀的,没有冻货。”黄平富打开车门,用力挪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不断有血水从麻袋里渗出,车上也遍布血迹。

  黄平富说,这些“新鲜的肉”并非兔肉,而是猫肉。成都商报记者看到,麻袋里的猫已经全部去皮、去内脏,清理得比较干净。

  记者称需要大量的新鲜货源,询问黄平富一天能杀多少只猫,黄平富爽快回答:“一百多根嘛。”随后,黄平富说起了自己的生意经,拿出麻袋里的猫说这些像这样处理之后的,零售价格为每斤10块钱。粗略计算了一下,每天杀100只土猫,每只猫按6斤计算,除去回收成本,黄平富一天都有3200元的利润。

  “猫肉肉质好,当成兔肉卖的话,用四分之一的量就够了。”黄平富向成都商报记者推荐。之后,他又压低声音:“不过成都不准卖这个(猫肉),我们自己经常吃。凉拌、炒回锅都好吃,以前我开羊肉馆的时候,搭着干锅卖,用猫肉当兔肉卖,很多人都喜欢吃。”

  他说,已经被去皮的猫个头与兔子相似,“把头去掉,再剁成块,没人能分出来。”由于价格相对便宜,有的餐饮商家把猫肉用来替代兔肉,甚至用来当作野味卖给消费者。黄平富出售的新鲜现杀猫肉10元钱一斤,价格比市场上的兔肉低5至10元一斤。

  为了搞清楚黄平富的整个杀猫、卖猫的血腥链条,紧接着记者对其进行了长时间的调查。

  

  黄平富贩卖的猫肉从哪里来?他的隐秘仓库,或许能解答这个问题。

  据黄平富说,他做猫生意已经20多年了,“肉绝对没问题,这些猫是别人拿着笼子去偷的,然后送过来的。”他透露说,有专人每天在小区、街上、农村偷猫。

  “手法也很简单。”黄平富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偷猫方法并表示,偷猫的人将活猫送到他手里,他以每只28元收购,“每天能收一百多只。”

  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收来的猫,第一站都会被放到黄平富的隐秘仓库中去。这个仓库隐身于一片城乡结合部的低矮平房中,从三环路来龙桥附近的一条小路进去,连续拐多个弯后,就到了仓库。一间不到10平米的平房,房间内遍布猫笼。数量庞大的猫被关在铁笼子里。

(8/15)

  这些被送到仓库中的猫不会再被喂养,等待它们的只有两种结局:被大货车运往外地后屠宰,或就近屠宰放入冻库。

  仓库内的情形让人不忍直视:正方形的铁笼高度不到20厘米,猫被挤在狭小的空间内无法站立,也动不了,只能趴着,不停地发出惨叫。

  站在仓库里,黄平富对猫的惨叫声充耳不闻,这些在他眼中只是“货”。“你们要货,我直接从里面拿十几根到新都去杀,每天都有货杀,冻货不得给你。”他说。

  为了规避风险,黄平富存放猫的仓库、杀猫的场所以及自己的住家地址,分别在不同的地方,相隔甚远。“不敢在城里面杀,你要货我就拿货到新都来杀。”他说。

(9/15)

  

  

  黄平富在新都斑竹园镇上的一个隐蔽巷落里租下房子,请人帮他专门负责杀猫,杀一只给5元加工费。

  根据黄平富的描述,杀猫的过程十分残忍。“杀猫人将猫装在一个麻布袋中,一口袋一口袋放进水中淹死,接着开始放血,剥皮。每天都杀,平均一天要杀一百只,杀了就拿到冻库。

  那么,这些猫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宰杀的呢?“成都本来就不准做这个,万一碰到暗访,杀猫的人害怕危险,不愿意。”当记者提出想看如何杀猫的要求,黄平富十分谨慎的拒绝。因此,记者不得不采用跟踪车辆的方式调查取证。

  记者跟踪黄平富的面包车来到了新都斑竹园小普路路边的一个巷子里,中午时分,他驾车离开了。随后,记者靠近了这个院子,只见大门口放着一个一米多高的蓝色塑料桶,桶内存放的是动物的内脏,腥味很重。进到房里,一眼便看见在空地上堆了十几只麻布袋,待杀的猫便装在里面,间断能听到猫的叫声。房屋左侧便是灶台,猫的毛皮随意扔在地上,杀猫的工人此时正在菜板上给猫去脚、去内脏,剁得啪啪啪响。

  当记者假装询问杀猫人是否在有兔肉卖时,杀猫人十分警觉的说:“我是养狗的,这里没有肉卖。”放下手里的刀把记者赶出门外,将大门关上,一直跟随着直到记者远离。

  在屠宰窝点外连续蹲守之后,黄平富的面包车也终于有了新的动向。在行驶了两公里左右之后,面包车驶进了一条小路,随即步行了不到200米,发现了一家名为金阳的冻库。

  记者以存放狗肉和猫肉为由试探男子这里是否存放了相同的货物,男子不但没有否认,还告知将做记号区分。“你到时候在你包装袋上写个独有的记号嘛。”就在此时,堆放在库房门口的几个塑料口袋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打开了塑料袋看到,里面装的全部都是已经冻硬了的动物尸体,从外观可以看出,这些就是猫。

  

  

  在记者调查黄平富存放猫的仓库时,意外地遇到了到该仓库来拉猫的货车。一辆川A牌照黄色小货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了两名中年男子,其中一名男子将一台电子秤搬到路边,另外一名男子将原本盖在货箱上的黑色油布掀了开来。此时,货车的货箱里已经装载了大量铁笼子,里面全部都是土猫。

  黄平富热情地上前打招呼,从几人的谈笑中看来,他们之间非常的熟悉。两名男子在跟黄平富一番寒暄之后,径直走向了存放猫的库房,不一会儿里面的铁笼子就被搬了出来。

  开车的说,他每天会发200多只猫去广西,“今天比较多,有近400百只。”

  这些猫,来自于川内各地。“平时四点过就要起来去收货,一直从遂宁收到成都,上午收完货就马上运往广西,那边(广西))有人收货。”

  当天,黄平富将库房里的100多只活猫,全部发往广西,批发价32元一只。“拉到广西,卖八九十一只,一车的猫就价值几万块。”这名司机说。

  黄平富坦言,活猫不是每天都发到广西,如果当天没有车来,他就会把猫全部杀掉,存在冻库里。“发活猫要承担风险,万一被抓到要遭,没有防疫资格。夏天天气热,发的猫在半路也死得多。”

(12/15)

  

  因此,他有自己另外的赚钱途径:就地加工。

  记者再次以进货为由,联系上了黄平富。“冒充兔子没得搞头,兔才好多钱一斤嘛,自己都算得到的。”借着交易给钱的时机,记者向他打听了这些猫肉的去处,一再追问下,黄平富终于透露,大部分猫肉都流向了同一个地方。“我现在库房里都冻了10多吨就是给那个做狍子的,你今天不要我又准备拿去冻的。”

  原来这些屠宰之后放到冻库的猫肉,除了少部分冒充免肉,大量的猫肉,黄平富都处理给了位于白家的野味批发店。“那些买主都是连头、连脚一起弄,烟熏后,做成野味,当成果子狸卖。”

  猫肉冒充果子狸,看不出来吗?黄平富介绍了多年的经验:“一只猫分成两半,嘴巴用榔头敲碎,就说在捕捉的时候炸到的,再用烟熏,熏好了之后根本看不出来。”

  黄平富称这些冒充的野味,要拉到川西等偏远地区销售,“这个是物资返流,经过他们那里转一下,说成山上的野味,马上价格就不一样了。”

  根据黄平富的说法,成都商报记者探访了一家位于白家农产品交易市场的野味批发店。店招显示,这家店经营着,野鸡、野猪、大雁、鳄鱼、孔雀、果子狸等“野味”系列。通过一番“沟通”,老板承认在售猫肉做的“野味儿”。

  隔了半个多月,黄平富告诉记者,买野味的商家已经开始取货,自己送了第一批货,共3吨。

  果然,记者再次来到这家野味店时,看到店铺里已经挂出了许多烟熏好的像猫的“野味”,无一例外,这些野味头被分成两半并破碎,一般人很难识别出是果子狸还是猫。而店里的员工也告诉记者悬挂的野味儿确实是用猫肉做的。

  隔了几天,黄平富自称从商家那里拿了一只“烟熏果子狸”样本送给记者,猫头被分成两半,嘴巴被弄碎,“这个就是用猫肉做的,根本看不出来。”而这只烟熏猫和记者在野味店内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经过数月调查后,成都商报记者将掌握信息通报给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政府部门。

  11月22日上午,由成都市食药监牵头,联合新都、龙泉驿区公安、市场监督管理局、畜牧局等展开联合执法,将黄平富的窝点一网打尽。

  在新都区斑竹园镇顺江村的杀猫作坊,执法人员一打开铁门,黄平富和杀猫的工人都在,灶台的火还燃着,几十只已经杀好的猫浸泡在血水中,去毛机内放了四只正在去毛的的猫,地上有两只浑身湿润刚被水淹死的猫,旁边堆放了几个麻袋。执法人员将麻袋打开,发现了19只活猫,大多猫脖子上都有项圈,“应该是被偷的宠物猫”。

  执法人员问:“猫肉是不是卖出去当兔肉?”杀猫人回答说:“恩,多半是。”

  与杀猫人的紧张相比,黄平富十分淡定,点上一支烟抽起来。在执法人员多次询问下,黄平富不屑的回答:“我又没有违法,买卖(猫)有啥子嘛。”

  检查中,执法人员在作坊内发现了两个大型冰柜,里面存放了大量的已杀好的冻猫肉,据杀猫人透露,这些猫肉均为黄平富所有。但是,在现场黄平富始终不承认自己有贩卖猫肉的行为。执法人员将冻货搬运上车,共计8件,装了满满一车。

  随后,另一组执法人员在距离杀猫房两公里以外的一大型冻库中找到了黄平富存放的货,打开袋子检查,冻肉身型完整,一眼就识别出是猫。在执法人员的监督下,冻库负责人将黄平富存放在冻库的猫肉搬了出来,经过现场清点,一共发现冻猫肉6件。

  同时,第三组执法人员在龙泉驿区来龙村四组一仓库中现场查获了30只活猫。

  黄平富曾经透露,自己的货一件装22只猫,大约在110斤重。根据此说法估算,现场查获的活猫和冻货接近1吨。

  

  20

  与执法检查出的结果极为相反的是,另一面的黄平富是个口碑极好的“爱猫人士”,他细心照顾猫咪的行为,早已为街坊熟知。

  百花西路的一处老小区里,黄平富在小区里有两套房,他住一套,另一套则专门空出来让猫居住。供猫居住的房子约50平方米左右,养着20多只猫。

  与大量养猫场所的脏乱不一样,这间专属住房内,地板被拖得干干净净,不大的客厅里放着一个帐篷给猫睡,里面垫着棉垫,旁边还有玩具,几只小猫在这里玩耍。厨房和阳台上放着大大小小的猫笼。

  这处场所简直是猫们的天堂:草莓猫窝、吊床、猫粮、猫砂盆,每只猫都有自己的“豪宅”。阳台上甚至还有供猫玩耍的猫爬架,下午,在慵懒的阳光下,几只大猫躺在阳台的防护栏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而阳台用细铁丝全部做了防护栏,猫不会跑出去。

  “这些小猫刚出生十天,要特别注意保暖。”进到屋里,黄平富走到一只刚生了小猫的母猫面前,打开猫笼,动手整理了猫窝里的小棉被。

  这些猫中,主要是美短、英短等名贵猫,平日都是黄平富两口子亲自照料。在照顾猫上,黄平富可谓细心周到。“每天煮鱼,比人还吃的好。”每天猫粮管够,晚上喂一顿鱼肉,他们将买回来的白鲢砍成小块,冻在冰箱里面,煮熟后把鱼刺剔除,然后喂给猫。有时候猫拉肚子、感冒了,两口子还要给它们看病。

  黄平富说,在天气炎热的夏天,他会将空调打开,开到27至28℃,给猫猫们吹空调。这些小猫,甚至还享受着24小时专人看护的待遇。“晚上必须要有人守夜,万一猫出问题不好办。”

  

  

  不管是黄平富精心喂养的20多只宠物猫,还是他残忍屠杀的流浪猫,终极目的都只有一个:钱。

  在黄平富眼里,这是一门好生意。爱猫,是为了让猫更好地产崽,之后再高价卖掉;杀猫,是为了尽可能地谋取利益。

  在跟踪取证过程中,记者以买猫为由,再次和黄平富进行了接触。这一次,黄平富的嘴脸很快从一个爱猫人士变成了一个贩猫男子。“卖家,就是两千五我跟你说的都是实际卖价,不敢乱说的。”

  黄平富自己也曾在扮商家的记者面前炫耀:“我养的猫品种都不错,一只猫一年生两三窝,一窝平均三五只,通常卖2000-4000一只,把成本除了,去年纯利润都挣了50万。”

  也许只有跟黄平富有过生意往来的人,才知道他的真面目,“他做猫生意20多年了。他养猫是养得很细,不过外人不知道,他养猫主要是为了卖钱。”知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黄平富手下有很多偷猫的猫贩子,但大多不识货,因此偷来的猫一律以只数卖给黄平富,而黄平富会从中挑出名贵的猫养起卖大价钱,剩下的才当肉猫卖。“偷猫的人把它当成普通的土猫,28元钱卖给我了,我发现它品种还不错,才开始养,也才有了后面的养猫生意。”

  黄平富在街坊的形象是如此的光鲜,以后至当记者告诉他们,黄平富干着杀猫贩猫肉的勾当时,他们根本不信,“胡说,老黄那么爱猫的。”

  黄平富不仅杀猫卖猫肉,他自己也吃猫肉。“我们自己经常吃。凉拌、炒回锅都好吃。”他曾这样向记者表示,在手机聊天时,黄平富也曾将猫肉红绕的菜拍下来发给爱心人士,大方的说“下次给你弄一条新鲜的尝尝。

  在受到查处后,本地的动物保护组织已经参与到救助中,那些幸存下来的活猫已被运送至爱之家动物救助站饲养。

  来源: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李鹏

  • 2 . 0 传 世 私 服
  • 本文章由独家提供提供
    Copyright @2013-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